极速赛车微信群信誉平台开户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 博客访问: 842444
  • 博文数量: 82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2021-12-09 13:03:17
  • 认证徽章:
个人简介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209)

文章存档

2015年(231)

2014年(181)

2013年(710)

2012年(356)

订阅

分类: 华夏生活

极速赛车微信群信誉平台开户,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阅读(575) | 评论(691) | 转发(933)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佐佐木功2021-12-09

秦大坡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刘宇娟2021-12-09 13:03:17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高东明2021-12-09 13:03:17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张锡2021-12-09 13:03:17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锥生零2021-12-09 13:03:17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李姗姗2021-12-09 13:03:17

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现实版“爱乐之城”: 不知名写作者恋上流浪画者#标题分割#如果要说出一部本季度最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电影,那一定非《爱乐之城》莫属,高司令和石头姐超强的CP感让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人,憧憬起了一种最炙热、最纯粹的爱情。不慕金钱、不畏世俗,若非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我爱你。相互欣赏,却又相互独立,两个个体的爱情,没有谁要去迎合谁,不以奉献和妥协为中心,不会为了融为一体而失去自己,爱情理所当然是陪伴和理解。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在张家界,有这么一对90后小夫妻,女孩梦想当个作家,男孩坚持画着线描画,两个人在一起后,女孩开始为男孩的画作配诗,一唱一和、生活如歌。虽然两人尚未声名大噪,虽然日子平淡清苦,他们的故事却不知怎地,让人心生艳羡。2016年夏,一幅长约70米的线描画《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在加拿大斯威夫特市展出,获得巨大反响,直接推动了斯威夫特市民和市政府关于老城保护工作,成功呼吁了人们对古建筑的珍惜和爱护。《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就是浩文为林琰画的,那是林琰的老家,浩文一画就是三年。取得这样的成就,也是二人珠联璧合的产物。爱写诗的“Mia”和爱画画的“Seb”“人生,是一条崎岖的路,布满荆棘和断崖。一个人攀登,有种种过不去的坎,于是聪明的人类开始人与人之间相互搭梯子,便登到了山峰上去。”——林琰不知名的写作者和默默无闻的流浪画者恋爱了。张家界特有的潮湿空气在手机微弱的光下蒸起一圈圈薄雾,土家姑娘林琰走进一个灯光昏黄、黑漆漆的旧房子,那里坐着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伴着一张画布,旁边堆了厚厚一摞线描写生画作。“画卖吗?”林琰问。“卖。”浩文显得有点惊讶。“多少钱一张?”林琰追问。“十块。”浩文没多想,便这么答了一句。“我买七张。”林琰摸了摸口袋,全身上下一共七十块钱。浩文更加惊讶,不好意思地接了钱,又帮林琰多选了两张稍长一点的荷花图,一边说着“这个画得好些”,一边羞涩地硬送给了她。这一幕,像极了初次听Seb弹钢琴的Mia:圣诞节热闹的餐厅里,Seb独自陶醉地弹着老板不允许他弹的音乐,食客也没有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哪怕一秒钟。当落寞孤寂的Mia路过餐厅时,深深被Seb悠扬的琴声吸引,不禁走进去驻足聆听,越听越不能自拔,渐渐的,世界只剩下餐厅中间空地上那个发丝低垂、用心弹奏的男人,四周仿佛都暗下来了,只有一束光映衬着Seb雕塑般的脸庞和发丝的光影。这时的Mia,爱上了Seb。浩文说,第一次看见林琰时,就爱上了。林琰说,也确实是这七幅画的联系,拉近了两个陌生青年的心,成为尔后两人爱情乐章最开始的伏笔。后来,两个人常常相约一同出去写生。到了晚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就一同去捕捉夜的静谧。他们的初遇和进展,都带着一点戏剧色彩,仿佛爱情电影般美好。林琰的梦想是当作家,在美国留学时一直给美国的报纸写文章,因为表现优秀,还获过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新闻工作者竞评的金叶子奖人物专访类金奖。在遇到浩文之前,林琰的写作形式不算很固定,后来林琰开始给浩文的画配诗和小短文,竟也激发了林琰的创作灵感,二人搭配的创作形式逐渐固定下来。“世上难以遇到如此契合的人。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我想要表达的。”浩文从来都是这样高调地表达对林琰的爱慕。在帮助浩文提升绘画修养的事情上,林琰也不遗余力,她性格开朗、不惧场面。他们两个会相约参加祖国各地的绘画艺术交流会。每次交流会上,林琰都想尽法子让大家注意到浩文的作品。就像Seb,尽管两人分手,接到Mia面试合格的消息,也要排除一切困难去告诉她,并且把她拉到“终面现场”。Seb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欣赏Mia的才华,他知道她可以成功。房子是200元租来的,但爱情不是“甜蜜的雨点,历经现实寒霜,落身上,成了伤人的冰雹。梦想,带着神圣光环,总是沉睡。只有屁,警示着活着,还需要生存。”——林琰两人相识的时候,浩文什么都没有,第一次约林琰出去,就连一碗五元钱的米粉,浩文都请不起。浩文家是农村的,而林琰却是个家境殷实的姑娘,留过学,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恐怕也是最狗血的那一种。挨穷自然是少不了的。自从和浩文在一起,林琰就戒掉了高级餐厅和漂亮衣服,把钱攒着去各处寻访老师。嘴馋了,就去他们俩最爱的手工水饺馆,五块钱能任选一样吃到撑,米粉、绿豆面、水饺、面条、麦汤粿淋上大片大片的“肉哨子”。每次能去那里逮一碗儿,两人都要屁颠屁颠高兴好半天。林琰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素面朝天不爱化妆,穿着也很质朴,牛仔裤、T恤,从不会特别华丽。“我有一个陪我追求文学理想的精神伴侣,他会为我画漫画,做手工挂包给我,亲手为我修鞋子,出门把行李都揽在他身上。”虽然他笨到不会给她买一次情人节的礼物,她却说,能够这样已经很满足。因为,浩文理解她的文学理想,她也爱慕浩文的才气。两个人现在住在200块钱一个月租来的房子里,林琰兼职带学生教英文,外加写点东西,浩文坚持自己的创作。没存款,没房子,没车,没固定收入,什么都没有。就连后来浩文小有名气要去国外办画展,钱都是政府资助的——他们甚至连路费都凑不齐。从小疼爱林琰的舅舅因为反对他们的爱情,与林琰断绝了关系。林琰说,“他家人也不看好我们,总觉得他像是倒插门,又害怕我以后会跑了,嫌弃他们家穷。”在浩文的老家,年轻人都在外打工,谁家孩子寄钱多,谁家孩子就最有用。她知道,浩文这方面压力很大,几乎每个月浩文的妈妈都拿这事批评他,劝他到广东进厂打工挣钱。浩文很懂事,挣来的钱不是寄回家里,就是给了林琰,自己几乎不放什么钱在身上。不过,林琰的妈妈是个开明的人,对这对恋人没有多加干涉,还偷偷资助过他们,林琰的父亲也在浩文几次出国办画展的时候,借钱给他们,只是后来林琰坚决不再要他们的钱了。林琰骨子里有一些东西,难免是和浩文不太一致的,选了文学艺术做了人生道路,对前途的未卜,有时也是二人对生计的恐惧来源之一。且不说两个人性格都刚直,就是思想观念、生活习惯也都有“各执一词”的时候。林琰不是没有怨过浩文,性格外向有些急脾气的她有时候气急了,也经常怪浩文不挣钱,吵架也是常有的事。文质彬彬的弱书生开始反击,对林琰的不满和挑剔,也开始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摆开。有一段时间,浩文简直以批判和再造林琰为人生使命,而且每吵一次架,他都会以此为素材画成一幅漫画。“我们两人互不让步,他无奈,就生出了用漫画来指桑骂槐和批判我的方式。我也不肯吃这哑巴亏,就编着诗、和着歌骂回去,一来二去,竟成了一本漫画集。”从这时候开始,林琰知道,她是离不开浩文了。她也知道,自己所谓的“嫌弃”,也只是希望浩文的才华不要埋没才好。这段恋情,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各自的梦想,缓解了现实社会对他们梦想的冲击,于是他们这段没有面包基础的爱情,竟然因为关乎画画和文学,才使他们排除万难,坚定地相守下去。你为我画下回忆我不辜负你的才华和心意“你把南门口画下来,我就和你交往。”——林琰这是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浩文有了要画下《南门口老街的记忆》的动力。南门口是林琰的老家,清朝时期就已建成,是一条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它陪伴着数代人出生、成长、老去,它是每个“老张家界”不灭的记忆。从那个时候起,林琰有了想要浩文画下南门口老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浩文一拍即合。南门口已经处处印满了“拆”字,浩文为了画好这幅长卷,便辞去了在画室糊口的工作,沿着南门口老街,挨家挨户地画。平日里,南门口的人们路过见他在那儿画画,不是来送雨伞,就是送水、送吃的。张家界过了8月的日头最毒辣,40摄氏度的高温,把地面都烤成了一口滚烫的红锅。老百姓见他一日日赤着膀子顶着毒太阳来画画,心疼得直劝他回去。浩文已经忘却了画外的一切。对他来说,他要将她儿时的记忆都画下来,把她生长过、嬉闹过、惆怅过、悲伤过、离别过的老街都重现在一幅长长的画卷里,留一份记忆给她。这是他能为她编织的梦,一笔笔是汗水,也是爱。画着画着,这幅画也已经不再只是对林琰的爱,浩文心中莫名增添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要留住百年老街消失前的最后风貌。他知道,不可以让这样美好的事物以后只存在于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林琰也不想让这份才华和心意被辜负。黄永玉老先生在厦门开画展时,她穿上一身土家族服装前往,并在适当的时机铺开了浩文70米长卷——《南门口老街的记忆》,吸引了在场的几十家媒体。浩文的这幅画还得到了加拿大的著名版画家戈丹·诺瓦克的高度赞赏,他非常惊喜,兴奋得一把抱住浩文,当场便说要带浩文去加拿大。两次去加拿大学习,林琰都穿上了民族服装,一边讲述浩文的画,一边推介关于张家界土家族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关注土家族文化,从而了解浩文画中的意境。我们结婚了如果故事从头开始,我依然对你心动“我想过书写爱情,但没想过书写婚姻。你用漫画带着我走,结果我们走着走着,走进了婚姻,但庆幸的是这婚姻里仍然有爱情。”——林琰电影《爱乐之城》里,Mia和Seb没有能够在彼此生命中长久地走下去,不同的是,林琰和浩文一直恩爱甜蜜,爱情也终于开花结果。2017年2月27日,林琰和浩文登记结婚。还是住在那个200元租来的房子里,还是没存款,还是没车。婚礼很简单,没有礼金。一段爱情之所以让人们动容,大抵是因为他们,活成了人们向往却没办法做到的样子。人是思想独立的个体,能够携手追梦,已足够幸运。林琰和浩文成立了工作室,开了一个公众号主页,记录着他们每天的争吵和甜蜜,还是浩文画画,还是林琰配诗。遇见爱情时,她25岁,他也25岁。作为这样年纪的青年人,他们对爱情和生活充满了象牙塔般的梦幻憧憬,以为爱情就是写几首小情诗,在长满藤蔓、开满丁香花的院子里读给你听,你听着就感受到另一颗赤诚的饱含爱意的心,如同你自己的一样,激动、欢喜地为爱情作了一幅幅画。在杂草丛生的现实生活,硬要画出一片爱情的精神花园,才是纯洁又美好的事情吧。从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相许,走过四年,也许爱情早已不是以前的甜蜜样子。但是,爱情仍是爱情的样子,就像纸和笔,谁也离不开谁。你懂我的欢喜,我慕你的才气,只希望到垂垂暮年之时,我能想起的,是年轻时你看我眼里荡漾的碧波,而我眼里的你,还是初遇时那个瘦弱、清贫、倔强却才华横溢的少年。文/雨小田绘画/田浩文。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

找赛车赛车微信群玩 极速飞艇公众号群二维码 极速飞艇走势图 那里玩澳洲幸运10群公众号 168飞艇信誉实力大平台 信誉的极速赛车微信群哪里找 比较靠谱的极速飞艇飞单群 最有实力的极速飞艇信誉群 可靠的澳洲幸运10群怎么找稳定信誉群 澳洲幸运10直播网址 75秒极速赛车微信群公众号 赛车实力信誉微信群 找一个极速飞艇微信群玩 微信扫码极速飞艇群 玩飞艇微信群 谁有赛车微信群 极速赛车1元微信群 赛车微信群赛车公众号 极速飞艇最牛选号 澳洲幸运10下注福利群 澳洲幸运10信誉最好的平台 168飞艇信誉正规平台 极速赛车群哪里找 极速飞艇信誉群投注平台 极速飞艇投注微信群实力平台 赛车澳洲幸运10可靠谁有群 可靠极速赛车信誉投注平台 极速飞艇手机公众号 谁有极速赛车安全平台 给个实力的北京赛车微信群谁有 官方极速飞艇开奖直播 澳洲幸运5公众号群 澳洲幸运10官方公众号app 极速赛车公众号哪里找 哪里有168飞艇信誉微信群 极速飞艇高赔率实力群 哪里有极速飞艇实力群 澳洲幸运10168飞艇老群 极速赛车公众群推荐 极速赛车微信群pk拾赛车微信群 靠谱极速赛车微信交流群 极速飞艇老群哪里 正规极速飞艇平台 2020澳洲幸运10信誉群公众号群 哪里有微信赛车群公众号 哪里有极速赛车计划群 信誉赛车飞艇群 怎么找极速飞艇实力飞单群 极速飞艇开户 谁有可靠澳洲幸运10微信投注群 正规极速飞艇群 哪有极速赛车信誉微信信誉群 168飞艇有qq群 怎么找到飞艇的qq群 真实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10走势图怎么看 谁能给个168飞艇群玩一下 实力赛车公众号 澳洲幸运10微信群老群 实力信誉168飞艇公众号 75秒极速赛车公众号微信微信群 加拿大2.0qq群 极速飞艇怎么玩才能赢 澳洲幸运10福利群 极速赛车平台二维码群 极速赛车有官方网站吗 靠谱168飞艇正规信誉平台 极速飞艇微信平台 真诚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最新赛车赛车群 赛车实力信誉微信老群 实力赛车群哪里找 一分钟赛车微信平台 正规168飞艇微信平台二维码 澳洲幸运10微信群公众号 澳洲幸运10正规群 微信极速赛车信誉大群 哪个平台有极速飞艇 飞艇微信群实力大群 澳洲幸运10小微信群 极速赛车飞艇微信群公众号 扫码公众号玩极速赛车 微信在线赌大小网址 极速飞艇靠谱微信群公众号平台 极速飞艇微信登录 信誉的澳洲幸运105码群 澳洲幸运10信誉实力投注平台 哪里找极速赛车规律群 极速赛车群微信二维码 哪里玩赛车群 找个扫码进的168飞艇群微信群 168飞艇手机投注app平台 下分快的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10正规微信群 真诚极速赛车微信群 谁有信誉极速赛车群 哪里有168飞艇微信公众号平台可以玩 可靠168飞艇投注信誉平台 2019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有实力的澳洲幸运10平台 极速赛车信群 168飞艇投注实力信誉网 怎么找实力赛车赛车公众号 澳洲幸运10微信群2元群 哪里找靠谱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新版168飞艇app官方 信誉赛车微信大群 极速飞艇群介绍 澳洲幸运10官网走势 赛车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10微信群信誉群老群 澳洲幸运10全国统一开奖 怎么找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群 飞艇群二维码平台 赛车微信信誉群公众号 极速飞艇公众号app 可靠的澳洲幸运10群公众号 哪里找可靠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找非常有实力极速赛车微信群公众号 极速赛车网址大全 极速赛车老群微信群二维码 赛车微信群9.9 168飞艇实力投注公众号 北京小赛车群 靠谱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168飞艇正规投注彩票平台 极速赛车信誉微信群平台 一分钟极速赛车微信群 谁有可靠极速飞艇微信群怎么找 极速平台赛车微信群 信誉赛车微信百人大群 实力强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澳洲幸运10群实力平台 极速赛车微信群平台信誉群怎么找 极速赛车信用实力群 168飞艇微信老群 澳洲幸运5信誉微信群 168飞艇信誉公众号平台群 谁推荐个可靠微信澳洲幸运10群 怎么找赛车微信群 9.99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极速赛车飞艇二维码 极速飞艇技巧稳q群75 最靠谱的极速飞艇app群 极速飞艇公众号app 赛车赛车群哪里找 谁有澳洲幸运10实力微信公众群号 哪里找靠谱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哪里有信誉赛车群玩 极速赛车进群 哪些网站有168飞艇 哪里可以找极速飞艇群 极速飞艇开奖微信群 澳洲幸运10高手群杀号 实力信誉赛车微信群哪里有 澳洲幸运10正规官方网站 澳洲幸运10微信大群 哪里找赛车微信公众号群 微信龙虎二维码大全 极速飞艇最信誉微信群公众号 极速飞艇qq群最信誉 哪里有168飞艇可靠大群 微信澳洲幸运10怎样刷分 澳洲幸运10实力信誉微信群 加拿大pc信誉平台 极速赛车信誉公众号 极速赛车微信群二维码分享群 赛车赛车靠谱群 168飞艇官方走势 想玩168飞艇群怎么找信誉靠谱群 澳洲幸运10公众群推荐 澳洲幸运10投注信誉群 澳洲幸运10qq群多少 哪里找澳洲幸运10qq群 168飞艇直播App开奖网址 极速赛车至尊qq群 极速赛车公众号微信大群 一分钟赛车微信平台 想找个168飞艇公众号平台微信群 极速赛车大平台 找极速赛车微信群哪里玩 168飞艇赛车实力微信群 澳洲幸运10信誉群vs微信群 极速微信赛车下注平台信誉群 那里玩实力赛车大群 可靠的幸运公众号群里玩的 哪里找信誉极速赛车赛车群 极速赛车信誉实力大群 哪里可以找到168飞艇下注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平台公众号 高倍率极速飞艇 哪里玩澳洲幸运10赛车信誉群 168飞艇微信群哪里找 信誉飞艇赛车群 极速赛车靠谱群哪里有 极速赛车二维码游戏 极速赛车6年老群 极速赛车正规微信老群哪有 极速飞艇老群哪里找 qq群极速飞艇推荐 极速飞艇微信群信誉老群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纪录 玩168飞艇有什么公式能赢 实力澳洲幸运10实力群 澳洲幸运10实力公众号信誉平台 可靠的极速赛车微信群 168飞艇实力平台信誉微信群 澳洲幸运10赛车微信群 朋友都在玩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澳洲幸运10游戏二维码 极速赛车可靠微信老群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q群 极速赛车安全信誉微信群 极速赛车刷水飞单信誉群 极速赛车二维码平台 正规168飞艇公众号 极速飞艇群微信下注群 诚信的极速飞艇群哪里找 找信誉的极速飞艇微信群 极速飞艇可靠正规投注平台 赛车群哪里找 澳洲幸运10正规网址 168飞艇官方信誉平台登录 一分钟澳洲幸运10平台群 澳洲幸运10信誉群大群 网赌QQ群 168飞艇信誉平台实力群 极速赛车信誉微信群实力平台 一分极速赛车开奖 极速赛车信誉群赛车技巧经验 极速赛车实力公众号投注群 极速赛车平台登陆 极速赛车网上投注平台 极速飞艇平台二维码 幸运赛车飞艇微信群 极速飞艇正规微信群介绍一个哪有 信誉极速飞艇群哪里找 极速飞艇稳赢公式 澳洲幸运10实力投注信誉平台 168飞艇正规实力平台 靠谱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澳洲幸运10在线平台 澳洲幸运10群平台公众号 qq群玩澳洲幸运10真实吗 澳洲幸运10在什么群玩最靠谱 谁有信誉澳洲幸运10微信群怎么找 比较实力澳洲幸运10信誉公众号群 澳洲幸运10开奖查询 澳洲幸运10信誉平台公众号 168飞艇微信群哪里找 哪里找极速飞艇qq群 开极速飞艇群名字大全 没有限制玩法的168飞艇群 极速飞艇精准微信公众号群 极速飞艇怎么玩稳赚 加拿大28二维码在线平台 168飞艇微信群信誉飞单群 168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10有多少群 朋友都在玩168飞艇微信群 如何进可靠赛车群 澳洲幸运10官方网站下载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怎么看 澳洲幸运10下注平台 澳洲幸运10实力公众号信誉平台 谁有龙虎合群 168飞艇信誉投注平台实力网 最靠谱168飞艇正规投注平台 澳洲幸运10信誉群哪里找 极速赛车qq微信群大全 极速赛车微信群最高赔率 找玩极速赛车赛车微信群 微信qq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 怎么玩极速赛车群怎么玩 给大家介绍个澳洲幸运10信誉群 微信玩极速赛车谁有信誉群 极速赛车信誉群投注群 极速赛车规则 极速赛车玩法 极速赛车怎么打流水 极速赛车讨论群 极速赛车游戏规则 极速赛车实力微信群信誉群 赛车群 极速飞艇信誉正规投注平台 极速赛车手机开奖app 极速赛车倍投方案 极速赛车微信二维码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平台 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吗 极速赛车网站 谁有极速赛车微信群二维码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纪录 靠谱的北京pk赛车群 哪里玩赛车微信群 一分钟实力极速飞艇微信群 最信誉极速飞艇投注平台 极速赛车微信群平台 正规极速赛车微信群二维码 极速赛车公众号微信投注平台 哪里找极速赛车靠谱群 极速赛车开奖查询 极速赛车官网开奖走势 极速赛车购彩投注网站 极速赛车qq信誉群 如何找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群 168飞艇正规稳定平台 到哪找信誉168飞艇微信群 极速赛车靠谱群哪 极速赛车老群哪里找 澳洲幸运10网投信誉平台 澳洲幸运10官方app平台 一分钟开奖的澳洲幸运10 澳洲幸运10微信群玩二维码 赛车群哪里有 澳洲幸运10信誉公众号哪里找 怎么才能找到澳洲幸运10信誉群 168飞艇澳洲幸运10平台群 赔率高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找个靠谱点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赛车微信群怎么找 极速飞艇投注平台 官方极速飞艇网址 哪里可以玩赛车微信群 谁有靠谱赛车微信群 到哪找信誉极速飞艇微信群 下分快的极速飞艇app群 极速飞艇信誉微信群投注群 极速飞艇百人飞单老群 澳洲幸运5信誉微信大群 极速赛车aqq下载 哪有实力极速赛车群二维码 那里有极速赛车平台群 极速赛车靠谱实力群 澳洲幸运10实力平台 赛车信誉群 澳洲幸运10哪个网站倍率高 澳洲幸运10彩票官网 信誉澳洲幸运10微信公众号 实力澳洲幸运10公众号微信群 澳洲幸运10机器人微信群软件 168飞艇群 哪里有极速飞艇公众号群 正规极速飞艇平台微信群怎么找 极速飞艇微信群168飞艇 极速飞艇微信群靠谱 澳洲幸运10微信群信誉群 哪有极速赛车可靠微信群号 可靠极速赛车群哪里玩 极速赛车有开奖吗 信誉好的168飞艇公众号 澳洲幸运10倍投方案 那里玩赛车飞艇信誉大群 澳洲幸运10信誉微信群要哪里玩贴吧 怎么找极速赛车靠谱微信老群 如何开抽水极速飞艇群 找澳洲幸运10实力微信号 哪里有极速赛车信誉群二维码 正规极速飞艇群 微信玩澳洲幸运10谁有信誉群 赛车群在哪里玩 哪里有极速飞艇公众号群 微信龙虎押注群二维码 幸运赛车飞艇信誉微信群 168飞艇微信群哪里找 实力好的168飞艇老群 加拿大pc怎么进群 澳洲幸运10高反水微信平台 哪里找赛车公众号平台 哪里找澳洲幸运10下注群 2020澳洲幸运10信誉微信群 澳洲幸运10微信群公众号 极速飞艇信誉实力代理平台 那里玩信誉飞艇可靠群 极速飞艇下注微信群号 微信赛车二维码大全 极速飞艇大信誉群 极速赛车信誉第一群 正规澳洲幸运10平台微信群怎么找 北京极速赛车微信二维码群 玩澳洲幸运5的多吗 网上澳洲幸运10投注群 找个信誉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澳洲幸运10群名字 168飞艇信誉群二维码 正规极速飞艇网址 那里玩实力信誉赛车微信那群 极速飞艇信誉微信群公众号 如何找正规极速赛车群微信号 哪里玩极速赛车微信投注群 澳洲幸运10有官网的吗 谁有澳洲幸运10靠谱微信群平台 北京pk澳洲幸运10群二维码 澳洲幸运10公众群推荐 极速飞艇微信信誉老群 极速飞艇赛车靠谱群公众号 微信赛车公众号两元起走微信 找可靠极速赛车群哪里玩 可靠极速赛车群哪里找 澳洲幸运10可以代理的平台 澳洲幸运10彩票哪个平台靠谱 极速飞艇开奖地址 谁有正规极速飞艇微信群 信誉赛车飞艇群 赛车信誉群公众号哪里有 极速赛车群狂热群资料大全 有没有网赌交流群 澳洲幸运10可靠微信群号多少推荐 极速飞艇公众号可靠群 哪里找极速飞艇可靠微信公众群号 可靠的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哪里有 极速赛车app平台群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不同 可靠实力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澳洲幸运5信誉大群 求推荐赛车赛车微信群 168飞艇信用群 极速赛车微信群实力群 极速赛车群好弄么 澳洲幸运10网投公众号 最可靠的澳洲幸运10一分钟微信群 168飞艇正规靠谱平台 哪里找极速飞艇信誉微信靠谱群 赛车公众号群 极速赛车飞艇公众群 最新168飞艇投注微信群实力平台 澳洲幸运10官网开奖网址 澳洲幸运10平台公众群 极速飞艇是有官网吗 幸运10赌博群 一分钟极速赛车群 极速赛车可靠微信群 找靠谱澳洲幸运10正规微信群公众号 澳洲幸运10实力平台信誉群 最新极速飞艇微信群号 赛车实力微信群大全 靠谱168飞艇群怎么找 168飞艇直播App开奖网址 想找个澳洲幸运10公众号平台微信群 找赛车实力群 最靠谱的极速飞艇玩家群 极速飞艇信誉公众号 哪里找玩靠谱极速赛车微信群 极速赛车微信群红包群 谁有可靠平台澳洲幸运10群 qq红包押注群 极速飞艇最高倍率微信群平台 极速赛车靠谱微信群二维码 热门推荐极速赛车可靠微信大群 谁有赛车赛车群十年信誉群 168飞艇信誉投注平台实力网 168飞艇交流QQ群 哪里找极速赛车交流群 哪里找澳洲幸运10微信群介绍下 168飞艇有群拉我 找实力的极速飞艇微信群 微信二维码游戏 极速赛车微信群赛事 澳洲幸运10靠谱官方平台 2020靠谱澳洲幸运10微信群 168飞艇信誉老群哪里找 赛车赛车群哪里找 有没有玩赛车的群扫码玩澳洲幸运10群微信群 一分钟澳洲幸运10微信群正规 信誉澳洲幸运10微信群哪里玩 极速飞艇赛车群 谁有微信赛车群 168飞艇公众号群里玩微博 正规澳洲幸运10微信群公众号 下分快的极速飞艇下注群 信誉极速飞艇微信公众号平台 微信扫码玩的极速赛车群 极速赛车正规大群 澳洲幸运10彩票平台代理 极速飞艇微信群能玩吗 极速赛车信誉群极速赛车漏洞 可靠信誉赛车赛车群 168飞艇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哪里找极速飞艇微信老群 实力信誉赛车微信群哪里有 168飞艇信誉实力公众号 澳洲幸运10信誉靠谱微信群信誉大群 如何玩赛车赛车信誉微信群 极速飞艇公众号微信群 极速赛车微信群公告 澳洲幸运10群群 澳洲幸运10实力投注彩票网 极速飞艇反水群 168飞艇靠谱大群 澳洲幸运10微信群平台 哪个平台玩澳洲幸运10好 168飞艇极速飞艇微信群产品 极速赛车开奖地址 澳洲幸运10信誉公众号群hqhq 澳洲幸运10公众群推荐 极速飞艇老群微信号 实力好的极速赛车老群 赛车实力信誉微信老群 澳洲幸运10微信群信誉群 哪里玩极速飞艇赛车信誉群 要怎么找极速赛车群 最实力澳洲幸运10微信大群 哪里找澳洲幸运10实力群 极速飞艇实力靠谱群推荐 怎么找极速赛车实力微信信誉群 澳洲幸运10平台开户 靠谱168飞艇公众号 北京极速飞艇两元qq群 最新极速赛车赛车实力群 谁有诚信澳洲幸运10群二维码 澳洲幸运10群 北京pk赛车168飞艇微信 可靠的极速赛车信誉老群微信群 哪里找澳洲幸运10可靠微信靠谱群 极速飞艇群实力平台 哪能玩赛车 168飞艇是不是官方网 澳洲幸运10群容易开吗 澳洲幸运5扣扣群 靠谱极速赛车微信群微信公众号 玩赛车哪种人可以赢钱 手机哪里玩赛车群 2020澳洲幸运10可靠微信群 极速飞艇高反水群 找极速飞艇飞单群 信誉赛车飞艇群 赛车赛车靠谱群 极速赛车1元2元群 官方版的澳洲幸运10 一分钟澳洲幸运10平台群 哪里可以找到赛车微信群 哪有极速飞艇信誉微信公众号平台 168飞艇在线微信群 怎么找比较靠谱极速赛车群 168飞艇正规信誉投注平台 那里玩信誉赛车飞艇群 168飞艇技巧 赛车实力信誉微信老群 极速飞艇信誉群公众号群 168飞艇实力信誉投注微信群 正规澳洲幸运5信誉微信大群 澳洲10稳定计划 极速飞艇靠谱微信群 168飞艇安全平台 75秒澳洲幸运10靠谱平台群 极速飞艇群信誉的谁有 极速赛车信微信群 澳洲幸运10可靠信誉群 哪里有推荐靠谱赛车赛车微信群 极速赛车下注平台 澳洲幸运10投注官网 澳洲幸运10信誉靠谱平台 加拿大2.0qq群 飞艇实力群 推荐个澳洲幸运10实力微信投注群 极速飞艇群攻略大全 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号群 手机微信玩的澳洲幸运10群 极速飞艇有没有信誉的平台 怎么找极速赛车微信群玩赛车 谁有信誉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微信飞艇群二维码最新 谁有最新微信飞艇群 澳洲幸运10微信公众号信誉老群 正规极速飞艇平台微信群怎么找 极速赛车微信赛车群 靠谱的三分钟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哪有实力极速飞艇微信群二维码 极速赛车正规实力群 微信群澳洲幸运10信誉平台 终于知道极速飞艇微信群怎么玩 找个扫码进的澳洲幸运10群微信群 微信极速小赛车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列表 谁有可靠平台极速赛车群 哪有澳洲幸运10微信群推荐一下 极速飞艇正规下注平台微信群 可靠真实信誉的极速赛车群哪里找 澳洲幸运10信誉群澳洲幸运10直播 极速飞艇微信群千万 极速赛车靠谱公众号群二维码 澳洲幸运10群大全小时 北京极速飞艇群微信群公众号平台 澳洲幸运10平台网址注册 168飞艇信誉微信群投注群 哪里有通宵赛车微信群 想找个澳洲幸运10公众号平台微信群 找极速飞艇飞单群 哪里有信誉好极速赛车群 澳洲幸运10微信群网 极速飞艇飞艇信誉平台微信群投注 飞艇赛车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澳洲幸运10微信群老群哪里找 澳洲幸运5公众号 一分澳洲幸运10开奖视频 靠谱的极速飞艇平台 正规飞艇大群 哪里找澳洲幸运10信誉微信公众号平台 靠谱的极速飞艇极速飞艇群 极速赛车公众号实力平台群 微信群二维码大全今天 极速飞艇信誉实力大群 澳洲幸运10在哪里看开奖记录 极速飞艇公众号大全 可靠极速微信赛车下注平台信誉群 澳洲幸运10微信群信誉群 澳洲幸运5谁有微信群 澳洲幸运10最新群 极速飞艇投注老群 赛车赛车微信二维码 怎么找澳洲幸运10qq群 极速飞艇微信信誉群公众号 北京pk澳洲10群二维码 168飞艇app下载安装 靠谱极速赛车实力微信群平台 谁有实力大群赛车 到哪找信誉168飞艇微信群 极速赛车哪里有群 比较靠谱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分享 可靠极速飞艇微信群 澳洲幸运10网投平台 那里玩极速飞艇微信群大全 一分钟极速赛车微信群微信群 澳洲幸运10全国微信群 正规的极速飞艇微信群 澳洲幸运10的平台 信誉澳洲幸运5微信群 平台极速赛车群下注 澳洲幸运10信誉实力大平台 实力飞艇微信公众号 怎么找可靠澳洲幸运10微信福利群 2020极速飞艇高赔率微信群 找赛车赛车实力群 极速飞艇哪个平台靠谱 比较可靠的极速赛车群 哪里有靠谱的澳洲幸运10群 168飞艇群投注信誉平台 澳洲幸运10公众号实力微信群 极速飞艇微信实力老群 极速赛车信誉微信群哪里找 加拿大PC信誉大群 极速飞艇信誉实力大平台 如何找信誉飞艇可靠群 哪里有正规极速飞艇官方群 谁手上有澳洲幸运5的qq群 极速飞艇最高倍率平台 找168飞艇微信群正规公众号平台哪里有 哪有澳洲幸运10正规群二维码 极速赛车正规投注信誉平台 关于澳洲幸运10微信群平台信誉群 极速飞艇信誉彩票投注网 手机玩的赛车微信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犯法么 极速赛车最实力平台 哪里玩赛车赛车微信群 极速赛车微信群有拖吗 极速168飞艇微信群公众号 哪里有飞艇大群 哪里可以找微信澳洲幸运10群微信号 168飞艇公众号二维码 实力飞艇微信公众号 极速飞艇正规下注平台微信群 平台为何禁止刷9码 开奖结果极速飞艇 靠谱的极速赛车微信信誉群 赛车体验 谁有信誉的赛车pk拾微信群 澳洲幸运10公众号平台微信群微信群 极速赛车信誉公众号平台 最信誉澳洲幸运10老群 极速赛车开奖官方 澳洲幸运10信誉群骗局真相 168飞艇信誉老群哪里找 哪有澳洲幸运10微信群号 怎么找极速飞艇 澳洲幸运10公式 怎么找极速飞艇qq群 168飞艇计划群群 极速飞艇最稳打法 极速赛车正规微信老群 澳洲幸运10app注册 极速赛车正规微信老群哪里找 哪有可靠的168飞艇群 谁有一分钟极速赛车微信大群 澳洲幸运10群佛本是道有声小说 赛车信誉老群 飞艇赛车信誉群 极速赛车V信公众号 2019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极速赛车怎么打流水 澳洲幸运10微信群赛事 极速飞艇微信实力群 终于知道澳洲幸运10微信群老群 可靠的168飞艇公众号 扫码就能玩的极速飞艇群 澳洲幸运10在线平台 168飞艇稳赢计划微信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信誉群实力老平台 怎么找澳洲幸运10信誉公众号群玩 赛车幸运实力飞艇群 极速飞艇网投手机app 168飞艇最靠谱信誉平台 极速飞艇属于福彩吗 澳洲幸运10有效二维码群 怎么找信誉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极速飞艇靠谱老群 澳洲幸运10平台招代理 幸运澳洲5群 北京澳洲幸运10微信群介绍 微信极速赛车群可以了解一下 怎么找可靠极速飞艇qq群 下分快的澳洲幸运10投注群 极速飞艇平台玩家群 北京pk赛车的群有吗 168飞艇极速赛车微信群 极速飞艇群下分最快平台 澳洲幸运10微信群能玩吗 想玩168飞艇群怎么找信誉靠谱群 最信誉极速飞艇的微信群 北京pk澳洲幸运10微信公众号群 澳洲幸运5微信可靠群 找个靠谱的168飞艇微信群 实力168飞艇信誉微信群 极速赛车荣耀pk微信群 极速飞艇王方群资料 2019稳赚不赔澳洲幸运10微信群 谁有飞艇微信群 168飞艇正规稳定投注平台 澳洲幸运10群到哪玩 靠谱的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微信群 我想代理极速飞艇群 找澳洲幸运10实力群 实力极速赛车微信群信誉公众号 极速飞艇投注正规平台 澳洲幸运10正规实力平台 极速飞艇微信群实力第 澳洲幸运10全民平台 168飞艇娱乐投注信誉平台 可靠极速飞艇群哪里找 澳洲幸运10微信登录二维码 澳洲幸运10实力信誉公众号 北京pk赛车信誉qq群 澳洲幸运10网投群 微信飞艇群二维码最新 微信大小单双接待群 极速赛车微信群实力公众平台 极速极速赛车下注平台信誉群 98极速飞艇微信群 哪有澳洲幸运10正规微信老群 一分钟赛车信誉微信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玩法规则 北京小赛车信誉群平台 qq群极速赛车是真的吗 极速飞艇群168飞艇群澳洲 哪里找可靠澳洲幸运10群qq 正规极速赛车信誉平台群 哪里有正规北京微信赛车群 澳洲幸运10公众号微信平台 极速飞艇投注正规实力平台 澳洲幸运10微信群平台 彩票微信公众号 怎么找极速赛车微信群 微信赌博猜大小单双 可靠的澳洲幸运10公众号平台群 那个平台有赛车微信群 找赛车赛车实力群 168飞艇信誉平台实力微信群 微信里有人叫我玩飞艇 正规的澳洲幸运10信誉群 稳定的澳洲幸运10平台 极速飞艇微信群公众号群 单双大小微信压注群 澳洲幸运10信誉靠谱实力群 极速赛车官网微信群 澳洲幸运10信誉靠谱群 澳洲幸运10在哪投注 正规彩票极速赛车网址 极速飞艇靠谱官方平台 实力澳洲幸运10大群 极速赛车官方微信群二维码 极速飞艇有几个开奖网站 澳洲幸运10开奖网址多少 极速赛车怎么玩 极速飞艇靠谱官方平台 澳洲幸运10微信群实力群pk 最实力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群 168飞艇正规实力平台 澳洲幸运10信誉大群哪里找 168飞艇微信群公众号 极速飞艇飞单微信群 极速飞艇正规可靠信誉平台 澳洲幸运10视频直播群 实力飞艇娱乐群 谁有qq赛车群玩 最实力极速飞艇微信大群 哪有微信澳洲幸运10信誉群 极速赛车怎么群里打号 极速飞艇赛车信誉群 168飞艇二维码大全 最有实力的澳洲幸运10信誉群 正规极速赛车玩家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揭秘 信誉实力168飞艇微信群 赛车微信赛车群二维码 一分钟极速赛车公众号平台 稳定的极速飞艇平台 赛车微信群赛车公众号 一分钟极速赛车实力微信群 极速飞艇投注信誉公众号群 哪里找靠谱极速飞艇微信群 找一个飞艇微信群信誉的 极速赛车微信群2元群 极速飞艇公众app群 环球国际赛车微信群 谁有扫码澳洲幸运10微信群二维码 极速赛车实力靠谱群 可靠的极速飞艇平台群 168飞艇6码4期最稳打法 澳洲幸运10哪找实力微信公众群号 极速赛车微信群信誉的谁有 极速飞艇实力信誉公众号 极速飞艇平台公众号 靠谱赛车平台 极速赛车吉林群 信誉的168飞艇群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记录在哪查 微信玩澳洲幸运10群该怎么进 极速赛车跟好微信群 168飞艇最强信誉大平台 极速飞艇可以代理的平台 哪里有赛车群玩 极速赛车微信群推广网站 168飞艇平台信誉群 澳洲幸运10谁有微信群 谁有可靠靠谱飞艇微信群 极速赛车微信群招下家 极速飞艇应该怎么玩 澳洲幸运10微信平台二维码 那里找实力信誉微信赛车群 极速赛车群平台怎么弄 正规的极速飞艇信誉群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找澳洲幸运10信誉微信群 实力极速168飞艇公众号实力群 极速飞艇实力公众号投注群 极速飞艇公众号群 实力澳洲幸运10公众号微信群 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信誉平台 极速赛车开奖分析网站 怎么找可靠极速飞艇微信群号 澳洲幸运10靠谱群哪里有公众号 极速赛车靠谱吗 极速赛车靠谱微信公众号哪里有 极速飞艇正规下注微信群 澳洲幸运10正规可靠信誉平台 哪里有澳洲幸运10信誉群二维码 极速赛车高反水微信群 微信赛车群公众号 哪里找168飞艇可靠微信群 澳洲幸运10平台实力老群 飞艇群幸运赛车微信群 哪里有信誉极速赛车微信群 168飞艇直播app开奖网址 玩168飞艇微信群玩赛车公众号平台 一分赛车的技巧公式图解 求玩飞艇微信群 极速赛车开群条件 加拿大微信二维码 手机哪里玩赛车群 推荐个澳洲幸运10可靠微信老群 澳洲幸运10稳定网址平台 极速赛车微信群大 极速赛车微信公众号平台 哪里找极速飞艇微信信誉群 168飞艇正规信誉投注平台 一分钟的澳洲幸运10实力公众号哪里找 澳洲幸运10群 极速赛车反水最高多少 极速飞艇信誉内部群 赛车微信群公众号 怎么找可靠澳洲幸运10qq群 168飞艇实力信誉微信老群 飞艇实力大群 极速赛车可靠正规投注平台 168飞艇直播App开奖网址 极速飞艇如何建群 哪里有推荐靠谱赛车赛车微信群 168飞艇可玩九码平台 赛车澳洲幸运10诚信谁有群 可靠的澳洲幸运10群 澳洲幸运10开奖最快网站 168飞艇靠谱吗 极速赛车实力信誉老群 极速赛车谁有微信群玩啊 极速飞艇微信群玩二维码 极速飞艇微信群玩家 极速飞艇投注官网平台 澳洲幸运10彩票平台代理 信誉微信群澳洲幸运10投注平台 官方澳洲幸运10历史开奖 赛车飞艇信誉大群 找可以玩极速赛车靠谱群 极速赛车哪个平台安全可靠正规 极速飞艇公众号平台微信群 怎么找极速飞艇信誉公众号群玩 极速飞艇有官网的吗 澳洲幸运10微信群公众号APP 澳洲幸运10微信群格式 谁有微信赛车群 飞艇微信群二维码平台 哪有实力的极速赛车微信群 怎么找信誉极速赛车微信群介绍一个 极速飞艇投注信誉app平台 比较有实力极速飞艇微信公众群 正规极速飞艇微信群介绍下谁有 实力极速飞艇信誉群 哪里玩赛车赛车微信群 可靠的澳洲幸运10微信群公众号 哪有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极速赛车微信信誉群 靠谱的赛车信誉群 微信群极速赛车信誉公众号 极速赛车官方历史开奖 靠谱168飞艇信誉投注平台 极速飞艇最信誉最信用平台群 找个赛车微信群 微信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可靠的澳洲幸运10微信公众号 澳洲幸运10微信群信誉群老群 怎么找信誉澳洲幸运10微信信誉群 正规澳洲幸运10信誉微信群 极速飞艇微信群公众号 极速赛车公众群推荐 信誉的极速赛车微信群公众群 哪里找实力赛车微信赛车的群 谁有极速赛车二维码 极速飞艇赌博微信群 极速飞艇靠谱可靠公众群号 极速飞艇靠谱公众号谁有信誉赛车群玩 谁有信誉赛车赛车微信群 哪里找极速飞艇信誉群 澳洲幸运5公众号群 澳洲幸运10赛车微信群二维码 靠谱的澳洲幸运10群平台 找可靠澳洲幸运10群哪里玩 赛车微信群公众号 澳洲幸运10开奖有什么规律 极速赛车游戏群 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平台 高回水极速赛车微信群 我有可靠极速赛车公众号群 极速赛车实力信誉微信群 靠谱赛车微信群怎么加入 信誉赛车飞艇群 哪有极速赛车可靠微信群 极速赛车网址多少 极速飞艇怎么看走势选号 极速飞艇群 极速飞艇代理群qq 如何找可靠实力极速飞艇靠谱群 谁有极速飞艇靠谱微信群平台 找个赛车微信群 极速飞艇信誉第一群 澳洲幸运10信誉公众号微信群 北京pk赛车信誉qq群 澳洲幸运10群首选威 168飞艇信誉群公众号 哪里有澳洲幸运10玩家群 澳洲幸运10稳定正规信誉投注网 澳洲幸运10信誉靠谱实力群 168飞艇qq群微信群 赛车赛车微信群哪里有 极速赛车2元群 极速赛车信誉群公众号下注平台 信誉极速赛车微信群推荐 想找一个玩极速赛车微信群平台 谁有赛车群拉我一下 极速赛车哪个网站可靠 怎么找极速赛车实力微信外围群 极速赛车群幸运 极速赛车拾心水qq群 极速赛车微信实力老群 qq群极速赛车2020 最权威极速赛车正规微信大群 极速赛车进哪个群好 极速赛车群信誉公众号平台 极速赛车微信群信誉大群公众号 哪有实力的168飞艇群 2020实力的极速赛车微信群 极速赛车群哪里有啊 极速赛车信誉可靠微信老群 微信极速赛车信誉大群 如何找靠谱赛车群 极速赛车可靠信誉公众群 澳洲幸运5群代理 加拿大微信二维码 澳洲幸运109码刷流水平台 官方澳洲幸运10网址 澳洲幸运10微信二维码 168飞艇实力公众号投注群 西乌珠穆沁旗| 兰考县| 宜丰县| 隆尧县| 台东市| 杭州市| 康马县| 固原市| 建平县| 淮安市| 社旗县| 平阳县| 广西| 东乡族自治县| 讷河市| 西藏| 杨浦区| 门源| 镇巴县| 万州区| 锦州市| 义马市| 枣庄市| 安宁市| 福贡县| 佛坪县| 志丹县| 金阳县| 同心县| 鹰潭市| 铜陵市| 邮箱| 二手房| 库车县| 鞍山市| 社旗县| 海宁市| 通许县| 宁武县| 界首市| 公主岭市| http:// http:// http:// http:// http:// http://